四肖中特精选八码:不解“沙背甸”
作者:田日曰  編輯:黃慧萍 來源:雙牌新聞網 發布時間:2019-04-30 10:01:47

王中王四肖中特资料 www.mntkf.icu   不解“沙背甸”

  文/田日曰

  沙背甸,是雙牌的一個村莊名,位居瀟水岸邊。

  她因何而得此名?我既沒查到史志檔案確切記載,也找不到村里族譜以作旁證,甚至試圖從村中長者的口述里去尋些合乎邏輯的答案,也都似是而非。從村名的字意上解讀和從地形地理特征上推測,大致應該是瀟水河在這里出現一個大曲彎,受離心力作用,河水形成彎道環流,導致河床凹岸侵蝕,泥沙卻在凸岸大量堆積所致。

  村莊所在的原平福頭鄉,1986年前屬原零陵縣所轄,是當時較偏僻且又偏小的一個鄉治。這里外出通往古零陵城的路,就一條彎彎曲曲的羊腸小道,有幾十里地遠。人和貨物進進出出,乘船走水路更方便些。于是,方便客貨上下船的渡口碼頭,不知什么時候也就出現了。具體時間是不詳,但這碼頭很有些歷史也自然無疑,肯定算得上是個古碼頭的。因為與碼頭自成一體的,是條古巷。由于時代變遷,渡口碼頭原本的功能消失,以及古巷居民后裔一代代繁衍壯大、開枝散葉、立戶遷居等原因,雖然古巷典型的明清古民居墻頭上飛檐翹角還在,臨街房子用作商鋪的痕?;乖?,高過半人的貨柜柜臺,讓人耳邊猶又響起陣陣吆喝叫賣聲,遙想起當年這里曾經的芳華與繁華;填滿暗影的小巷里,片片陽光灑在布滿滄桑的屋脊,單純、質樸、恬淡的情調尚在,悠悠巷子里僅剩一戶人家兩位老人還不舍不棄地廝守著老屋的寂寥;巷子盡頭一座古牌坊,歷經歲月洗禮、風雨剝蝕,墻體斑駁、歪歪斜斜,依舊顯露出昔日精致氣派的風骨,但古巷的衰落卻無法挽轉。牌坊右側那株古樟樹,虬龍般的枝丫附著共生一股股纏繞的藤蔓,樹皮上長滿了細綠的青苔,訴說著這株樹的古老;據考證,樹圍徑達十三米,樹齡在四百年以上。如巨傘一般的樹冠之下立著一尊碑,雖系近年用水泥澆制,但碑體里又鑲嵌著半截刻了字的青石古碑,碑文模糊卻依稀能辨識出一些文字來。其中的“清道光已亥年”字樣告知我,它記述的是距今一百八十年前這個渡口碼頭的故事。

  我想起從這順流而下八百里之遙的長沙城,湘江岸邊的一個頗有名氣的古渡“朱張渡”來了。南宋乾道三年,理學大師朱熹從福建崇安專程來潭州造訪張栻。朱熹在長沙逗留了兩個月,著名的"朱張會講"由此展開。朱張針對理學中諸如"中和"、"太極"等一系列問題,分別在岳麓書院和城南書院輪流開展討論。兩個書院僅一江之隔,朱張二人經常同舟往返于湘江兩岸,"朱張渡"由此得名并聲名遠播。

  長沙,當時已是區域性政治經濟文化中心,達官貴人、文人墨客等社會名流活動的軌跡,都會有詳細的記載和存留。如,清道光十一年,時有楊振聲捐銀120兩,交"道事"生息,充"歲修"費用;還有蔡先廣、蔡先哲兄弟捐店鋪兩間,租金充作渡口經營之用這樣的事,就有志書留下確切記載。再如,朱張那次意義深遠的學術交流,朱熹自己亦作詩記敘:"偶泛長沙者,振衣湘山岑。煙云渺變化,宇宙窮高深?;徹拋呈恐?,憂時君子心。寄言塵中客,莽蒼誰能尋。"

  朱張渡湘江東、西兩岸,各立有一石牌坊,分別刻有朱張二人相約命名的"文津""道岸"字樣。后來,太守劉珙還在岸邊建船齋,清嘉慶十七年,學政湯甫亦捐建朱張渡亭于水陸洲(今橘子洲),岳麓書院山長袁名曜作記。古朱張渡此后一直成為岳麓書院學子往返于湘江的主要渡口。

  而沙背甸地處偏遠,達官貴人和文人騷客們到達的機會太少,來了也多半會是行色匆匆,留痕太少甚至沒有。我讀不出牌坊上的匾框內是誰題刻的什么牌名什么字,或許根本就沒題刻什么。所以,這渡口雖亦古老,卻自然是無法跟朱張渡去比名氣的。但我又想,朱熹張栻崇理學鼻祖周敦頤老先生為先師,周敦頤的故鄉和其少年求學悟道的月巖都在道州,有“懷古壯士志”的朱熹和張栻及他們的朋友、弟子們是否去到過道州拜謁“懷古”?特別是張栻,其父張浚從宰相之位遭貶,1150年、1156年兩次貶居永州,直到1161年才隨父“返長沙,寓居城南”,父子倆一起創辦城南書院,他與永州是有不解之緣的。他們如有拜謁“懷古”,瀟水河水路上的沙背甸古渡口,當然也就是他們的必經之地了。那么,他們在渡口停頓歇息時,登臨過這條古巷么?還有,在淡巖避秦、興游承平洞寫下“貞實來游”的周貞實;貶為道州司馬、寫下過《欸乃曲》的唐詩人元結;在云臺山楓王廟避居的王夫之;以及清代大書法家何紹基,從家鄉道州外出做官……他們同樣都是經歷過這里的?;褂邢緱衩峭獬齷蜆榧?、生意人的商貨舟楫,等等,更是無以累計。所以,這里原本不是不夠熱鬧熙攘,也非不曾來過名人,而只是沒人將他們的行蹤或者詩語銘刻于石頭之上傳留下來而已。

  想到這,我頓然有悟:那半截殘碑上都還記載著一些什么呢?我于是叫上擅長拓古碑的朋友少林先生,讓他幫著將碑上模糊不清的文字拓回來辨認,原來,石碑記的是道光二十年(公元1839年)百姓修繕渡口出資情況。沙背甸村人清一色都為黃姓,盡管這石碑只殘留半截,但碑上鐫刻的,除大部分為黃姓人名外,也不乏其他姓氏人名夾雜其中,此外,還列有“福星堂”“榮發號”等商號名,且這些商號和異姓人名之后所列捐資數目,幾乎都略高于黃姓人出資數額。我猜想,這些異姓捐資人,或許都是常在碼頭營生的他鄉人吧。透過這截石碑銘刻的文字,我分明感受到了先民們熱衷公益的美德和行善積德、造福鄉梓的淳樸民風。如前所述,長沙“朱張渡”在略比這早九年的清道光十一年,同樣也有楊振聲先生等人捐出銀兩,以其衍生的利息用作渡口每年的維修費。一南一北兩個渡口在一起類比,竟如此驚人相似。

  沙背甸渡口名不經傳,但也絕非一個野渡。我雖然難以用我的筆墨“復現”她昔日的盛景,特別是離古渡口不遠處已筑起一座發電站的攔河大壩,古碼頭的一塊塊留有印痕的青石板全都沉入河底,把青石板上寫下的如煙往事也帶到河床深處淹埋了。但我仍然相信,悠悠歲月,這個古老渡口,一定是有很多很多故事的。比如以扛包裝卸和拉纖為生的碼頭工賣力的勞動號子;比如商賈賺得缽滿盆盈的笑意;比如長年在瀟水河上放排的“排牯佬”寂寞的歌聲;又比如當家男人外出做生意久未歸家,留下女人在家獨守空房的哀怨;還比如終年擺渡過往行人,既目送浪跡天涯的游子遠去、亦可最先分享那些學成歸來前程可期的俊才們的喜悅與榮耀,把自己擺成歲月蒼老的駝背艄公仍不緊不慢搖槳揮篙的淡定……

  逝水流年,我觸摸歷史留下的痕跡,品讀著這里曾經發生過的一切,試圖將那些難解的疑惑,或與這株跟渡口幾乎同齡的老樟樹獨語,或與經年流淌拍岸的浪花對話:曾記否?可是,它們都沒給我回音。

 ?。ㄌ鍶趙?,湖南省作家協會會員,出版散文集《瀟水清清永水流》)

熱點排行
北京pk赛海盗计划 mg电子网站有哪些 七星彩最容易中奖方法 ag电子国际网站 足球比分直播即时比分 注册就送彩金真实网站 财神28捕鱼官方下载 正宗中国麻将 快三精准计划软件 pk10彩票计划软件 开奖特马白小姐 1分快三计划软件 腾讯分分彩计划软件ios 三分快三免费计划软件 11选5专家计划软件下载 龙虎合app下载